歡迎訪問書快小說!

- 書快論壇

書快小說

第755章:美男計

作品:庶女撩夫日常 | 分類:玄幻小說 | 作者:公子輕影

    “你并未讓本王覺得為難。添喜郎電子書 www.tianxilang.com”慕玄凌似是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雖然他對裴蓉華,算不上心愛。

    但裴蓉華畢竟算是他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又這般全心對他,慕玄凌自認,自己并非是什么薄情寡義之人。

    即便不心愛,可瞧著裴蓉華,若說毫不動容,那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多少還是有些疼惜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嗎?凌王哥哥說的是真的嗎?”慕玄凌的一句話,像是又重新給了她支撐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哭過的眼睛里,水汪汪的很是清澈,癡情又可憐的望著慕玄凌。

    換了別的男人,沒幾個人能不心軟的。

    慕玄凌的心也軟了幾分,“真的,本王何曾說過不要你?起來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又親手將她扶到椅子上坐下,安撫著她。

    裴蓉華要是真死在凌王府,除了給自己惹來一身腥,半點好處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凌王哥哥……蓉華什么都沒有了,蓉華只有你了……你若厭煩了蓉華……蓉華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……”說著說著,裴蓉華就又可憐兮兮的抽泣了起來。

    哭的那叫一個柔美又可憐的,也是惹人憐愛。

    就像她說的,她現在什么都沒了,慕玄凌就是她最后的靠山了。

    父親沒了,裴少楓那個大哥又不與自己親厚,指望裴少楓庇護自己,還不如靠自己抓緊凌王來翻身!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你的難處。”慕玄凌嘆了口氣,其實裴蓉華的難處,他心里不是不清楚。

    裴震死后,裴蓉華便就沒了靠山。

    雖說裴少楓現在也是大將軍了,可裴少楓心疼的,只有他的三妹裴卿卿。

    想起裴卿卿,慕玄凌心坎里便就忍不住一陣揪心的疼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的裴蓉華,甚至他在想,如果當初,他溫柔以待的是裴卿卿,而非裴蓉華,或許現在,就像那個夢境一樣,裴卿卿嫁的人就會是他……

    可惜這世上沒有后悔藥,過去的也不能重來。

    到現在慕玄凌才體會到,何為遺憾二字。

    察覺到慕玄凌眼中的懷念,裴蓉華心緊了一瞬,留在他心里的人,可比住在府里的方千金更可怕。

    裴蓉華溫柔似水的摟上慕玄凌的腰,頭靠在他胸膛上,柔聲道,“凌王哥哥,蓉華只有你……也只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實則慕玄凌看不見她垂眸時眼睛里閃過的狠光。

    為什么?為什么她一心只有他,可他卻想著別的女人?

    男人都是這么犯賤嗎?

    得不到的永遠都是最好的是嗎?

    揪著慕玄凌的衣服,裴蓉華抓的很用力,盡管心里憤恨的要死,但她只能裝作柔情可憐,來博取這個男人的同情。

    裴蓉華的擁抱,讓慕玄凌回過神來,到底是沒有推開她。

    “方千金對本王還有用,你不可再找她麻煩,明白嗎?”慕玄凌抱了她一下,拍了拍她的后背,算是給她解釋。

    留著方千金還有用處,只是時候未到罷了。

    “蓉華知道了……蓉華不會再找她的麻煩了……”裴蓉華說的乖巧,但其實心里恨著呢!

    她明白個屁!

    但在慕玄凌面前,她不能再撒潑,惹他厭惡了。

    否則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所有的怨恨只能埋在心底。

    兩日后,迎來了這個冬日里的第一場雪。

    一大清早的,便飄起了飛絮一般的雪花。

    同時今日也是個重要的日子,因為太后生辰,鎮南王使團進京。

    由煜王負責,裴少楓跟隨,一大早的就等在城門口等著迎接鎮南王。

    侯府里。

    裴卿卿一出門,瞧見下面飄起了雪花,驚訝至于也很是欣喜,“呀!下雪了!”

    這個冬天,這還是第一場雪呢。

    裴卿卿伸出手,剛接住一片雪花,還來不及欣賞一眼呢,下一秒,手心的雪花就被一只大手給抹殺了。

    “外頭冷,夫人若想看雪,本候叫人將雪鏟到屋里給夫人看。”白子墨溫暖的大手,握著她微涼的小手,本來裴卿卿覺得挺暖心的。

    但是被男人說出口的一句話就抽搐了嘴角,“侯爺,屋里有火爐,雪鏟進去還是雪嗎?”

    這男人,是認真的嗎?

    她不就多看了眼飄雪嗎?至于這么勒令她嘛!

    搞得她像泥捏的一樣,就算是泥娃娃,也沒有這么脆弱的吧!

    這男人,是把她當成泥捏的嗎?

    男人聞言頓了一下腳步,“雪年年有,但你只有一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這話裴卿卿聽的懵了一下,“侯爺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什么叫她只要一個?

    雖然這話聽著好像也沒毛病,她的確只有一個。

    但是怎么感覺怪怪的?

    “意思是時辰不早了,夫人該梳洗打扮,今日是太后生辰。”男人一本正經的說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裴卿卿眼角一抽,她問的是這個嗎?!

    這男人,說話前言不搭后語的。

    不過今日是太后生辰宴,依規矩,她跟白子墨都要去參加的。

    所以這男人說的沒錯,是該梳洗打扮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不是想見鎮南王嗎?今日便可見到了。”末了白子墨又補了一句。

    男人牽著她回了屋子,裴卿卿如畫的眉心輕佻,“大名鼎鼎的鎮南王,我倒要看看是何許人也!”

    裴卿卿說話間,落在了銅鏡前,開始捯飭自己。

    自從姒雪從商之后啊,連個給她梳洗打扮的人都沒有。

    裴卿卿嘆了口氣,她這個侯府夫人連個貼身侍婢都沒有,說出去誰信吶。

    梳妝這種事,還得她自己親自動手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拿在手里的眉筆就被男人拿了去,“夫人想象中的鎮南王是何許人也?”

    男人隨口一問,拿著眉筆給她畫眉。

    其實她也不算沒人梳妝,這男人的手藝倒是越練越好了。

    男人給她輕輕描眉,裴卿卿就這么望著男人認真而俊美的眉眼,嘟囔著說,“這鎮南王是北宮世子的父親,能生出北宮世子那般俊美的兒子,想必鎮南王也是個相貌不凡的男人吧?”

    男人描眉的動作頓了一下,低眉睨了眼跟前的小女人,“夫人就只看北宮琉的臉?”

    北宮琉俊美嗎?有他俊美嗎?

    瞧著這男人又開始酸了,裴卿卿還沒氣的白了男人一眼,“看人不看臉看什么?若我是個丑八怪,侯爺當初哪會娶我啊?”

    雖說看人貴在人品,但是別否認,看人第一眼看的,還真就是臉。

    只是她這話,卻叫男人瞇起了深諳的眸子,露出絲絲危險的氣息,“所以夫人的意思,當初就是看上了本候這張臉才甘愿代嫁?”

    裴卿卿坐著,白子墨站著,她仰頭,他低眉,微微彎下腰,瞇著深諳的眸子,指尖輕輕捻著她的下顎,看似浪漫又低迷的一幕。

    所以她當初甘愿代嫁,也是因為看上他的臉?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了。”裴卿卿脫口問出的喃喃道。

    這男人的眼眸,好似一塊磁鐵般,帶著致命的吸引力,吸引著她深陷其中移不開眼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想嫁你,才會答應代嫁的。”裴卿卿眸光清亮的說。

    當初,她是真的愿意嫁給他,才會答應代嫁的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不是殘廢,她都愿意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男人低沉的嗓音,像是有股魔力一般吸引著裴卿卿。

    他腿殘時,所有的女人都對他避如蛇蝎。

    唯獨她,說愿意嫁給他。

    “因為你是白子墨啊……”裴卿卿想都不想的說道。

    從她清亮的眸中,男人看不出一絲瑕疵。

    因為他是白子墨,所以愿意嫁他?

    她愿意嫁的,是他這個人。

    白子墨像是對她使了什么****術一樣,裴卿卿被他迷得移不開眼……

    忽而,男人笑了,笑的極其耀眼,低聲在她耳邊呵氣,“夫人今日想畫個什么樣的妝容?”

    男人這一聲笑,裴卿卿才像是回過神來,想起剛才居然平白無故被這男人給迷住了,裴卿卿一陣糗,“侯爺一個大男人,使美人計好意思麼!”

    不,是美男計!

    最主要的,是她還中計了!

    “看來夫人的確是看上了本候的臉,否則本候這美人計也不好使。”白子墨一邊給她描眉,一邊一本正經的說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裴卿卿一噎。

    這男人,是越來越沒臉沒皮了。

    從描眉到上妝,再到穿衣搭配,都是由這男人經手。

    裴卿卿無語之余,也樂得享受這男人的伺候。

    而城門口,等了半個時辰后,終于等來了鎮南王率領的使團。

    這要是再不來,慕楠煜都要找個地方窩著取暖了。

    這大冬天的,本來就冷的凍人,偏就今日又下起了雪,更加冷了。

    慕楠煜都凍得要跳腳了,總算是看到了鎮南王的身影。

    再不來他都要罵娘了!

    這天寒地凍的,讓他空等這么久!

    心里罵娘,表面上,慕楠煜也不敢給北宮焱甩臉色看。

    扯著快凍僵的嘴角上前去給北宮焱擠出個笑臉來,“鎮南王別來無恙啊!本王奉父皇旨意,特在此等候鎮南王,鎮南王可讓本王好等啊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話,慕楠煜說的也是頗有幾分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是凍得,也是不爽的。

    “煜王殿下,我們又見面了。”北宮焱坐在馬背上,居高臨下的睨了眼慕楠煜。

    當然,也瞧見了慕楠煜身后的裴少楓,北宮焱威嚴的眉頭一挑,“喲,裴將軍也來了,聽聞裴將軍加官進爵了,可喜可賀啊。”添喜郎電子書 www.tianxilang.com

快乐8稳赚技巧